協會資訊

理事長的話 2014年4月

對牙醫界的期許

我在上個月的電子報”理事長的話”結尾提到:在”衛福部心口司”自102年7月23日正式掛牌後,牙醫界對於自己的將來,似乎較有可能自己來掌握,但牙醫政策如何形成?是否周延?這是牙醫界大家共同的功課!因此,我們呼籲牙醫界:對於牙醫界諸多大家共同關心之議題,影響台灣將來牙醫之發展,牙醫界各方(包括牙醫七院校、牙醫學界、醫院牙科,還有全聯會…),還要再努力,在各不同的場合、 不同的平台,開誠佈公、充分溝通,凝聚更大的共識。

醫院牙科協會之立場與聲明

一、院牙科於台灣牙醫生態上扮演之角色::

我們都了解,各層級的醫院牙科都從事牙科的教學、研究、醫療服務等三大領域的工作:

  1. 教學: 醫院牙科不但是牙醫學生臨床實習教育的唯一提供者,也是一般牙醫師之培育養成的主要場所,更是牙科各專科醫師之培育養成,以及牙醫師師資之培育養成的主要訓練機構。
  2. 研究: 醫院牙科不但經常在做牙科醫療新科技之研發及引進,更在新科技的評估及其本土化的推廣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3. 牙科醫療服務:這是一般認知的基層牙科診所與醫院牙科同樣會從事的業務,但是醫院牙科所做的牙科醫療之廣度與深度卻遠遠超出基層牙科診所,所以,醫院牙科經常是基層牙科診所不想做、不敢做的疑難雜症的轉診之後送醫院,更不用說有全身性系統性疾病的高風險患者、急重症、住院、須開刀房手術,以及需全身麻醉者,都是醫院牙科必須承擔者。除此外,醫院牙科也經常在國家重大牙醫醫療政策之研擬,配合推動與執行,以及牙醫醫療品質之改善與提升的推動上擔任領頭羊的角色。

二、醫院牙科之重要性及其不可或缺性

有個似是而非的認知,卻在牙醫界廣為流傳,甚至也在部分主管牙醫政策的官員間存在著,就是:”牙醫師八九成都是開業醫,所以牙醫政策要聽(尊重)開業醫(牙醫師公會)的意見”。這立論的基礎也就只是牙醫師人數的分布呈現:醫院牙科/牙醫診所=14.2%:85.8%,如此而已,而這錯誤的認知將嚴重影響台灣牙醫界的未來!

我們都知道,基層牙科診所最主要任務是提供牙科醫療服務,而其優勢則是提供一般民眾牙科醫療服務之可近性,而醫院牙科的功能與角色則較為多元(如之前所述)。就台灣牙醫界的長遠正面發展而言,二者本應是各自發揮、分工合作、各擅勝場才是正途,畢竟,二者角色不同、功能不同,醫院牙科不同於牙科診所的那些功能與角色,對台灣牙醫界生態的維繫以及牙醫界的長遠發展都是絕對必要的,這是牙科診所無法替代(也沒意願替代),更沒能力替代的。

三、醫院牙科面臨之不利因素

今天的牙科,外界的普遍印象是聯考分數年年看漲,自費收入無可限量,牙科情勢一片大好。但是,深一層看,牙醫界長遠發展的重要基石—醫院牙科,已面臨了危機!這些年來,醫院牙科面臨了諸多的不利因素,如:教學醫院評鑑以及研究、教學之壓力,教學訓練的負擔與成本,健保政策之不利於醫院牙科, 稅制之不利於醫院牙科醫師…造成醫院牙科牙醫師人才的快速流失,而醫院牙科若無法有穩定的牙醫師人才願意投入,會逐漸弱化醫院牙科,長遠下來則會嚴重影響牙醫界之將來發展。

四、政策面應提供醫院牙科更多資源

外界看到了內、外、婦、兒的四大皆空,看到了急診科醫師人力的流失,認知到這是嚴重的問題,不利於國家整體衛生醫療政策之布局。於是,在政策上作調整,在健保給付上為內、外、婦、兒加碼,這皆是以政策來影響資源分配之例。為平衡牙醫界目前諸多的不利於醫院牙科的因素,我們呼籲”在其位”能影響牙醫醫療政策者,要以更高格局、要有遠見,該考慮在政策面應提供醫院牙科更多資源。

五、促牙科醫療政策研擬之各式平台納入醫院牙科協會之代表,以求其周延性

鑑於醫院牙科功能與角色,對台灣牙醫界生態的維繫以及牙醫界的長遠發展的重要性,代表台灣所有醫院牙科的中華民國醫院牙科協會有其充分的代表性, 我們再次呼籲”在其位”能影響牙醫醫療政策者,對於牙醫政策的探討與研擬之各式平台,理應納入醫院牙科協會之代表,以求其討論層面之周延性。

理事長 吳成才